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何以为家

不知道在妄想什么只告诉自己IBelieve你总会看到我在某个时候想让你陪伴的是我我看透你的世界,了解你的了解,月光下,誓言开始坦诚相对************雨,不停地,刷刷地下着。是某个心碎的神,在和我一起哭泣吗?我看到,池华持着伞,朝我走来。短短的百米,此时却是长路漫漫。他的身子挺地很直,脚步放地很慢,就像是那落在他脚上的雨滴,有着千斤般的重量,压得他举步维艰。而那巨大的雨幕,遮住了他的神情,也仿佛把我们隔在了两个世界。我的周围,有一刹那的雨停。我下意识地抬头,一顶蓝色的大伞高高地撑在我的头顶,为我挡去了风雨。何以为家亲们,你们喜欢吗?在这一章中,我会陆续地放上,那些歌词的出处,有感兴趣的,也可以去找到那些歌,听听看哦!^_^要是有你们喜欢的其他歌词,也在下面留言推荐给我吧,也许,它就是我的灵感,是下面某个章节的首句哦,欢迎亲们的支持~~如果,大家不喜欢看这些歌词,那就忽略不计这章吧,我就当是给自己的找歌词工作,做个汇总备份吧~~★★★★★★寻城(上)就让这样一场烟火,摩擦出回忆的泡沫——黎明的《两个人的烟火》寻城(下)你的爱那么多,怎么会不明下落——黎明的《两个人的烟火》藏梦回忆的画面,在荡着秋千,梦开始不甜——周杰伦的《不能说的秘密》

何以为家

何以为家​‍

“少胡说了,这是《神雕侠侣》中的名句呀,我迷的就是杨过,一见杨过误终身,林燕妮真是说得太对了。”茹茹顺口道,背对着我,也没看见她的神情。我虽然有点半信半疑,但当时也有其他事情和茹茹说,就把这个插曲搁到了一边。很久之后,我终于无意中知道了,茹茹心中欢喜的“君子”是谁,却已经来不及为她做什么了。我相信郑颖的专业眼光和犀利分析,毕竟我对上海市场的了解,绝对没有她透彻。更何况,之前我看两者的企划案时,也是倾向“薇薇假期”的,而且我也在我的PPT中作出了倾向说明,看法大致和郑颖一致。初步意见统一后,事情就顺利多了,我们再一起有商有量地研究了几个细节。最后,我们商定,由郑颖出面联系,我们一起于下周一的上午和下午,分别去这两家旅游公司,听取他们的presentation,然后做最后的决定。定下这个后,郑颖就把她拟好的12位企业名流的具体资料递给我,“Vevay,这些全是企业方面的名流,其他政府官员之类的,新加坡那边会直接出面邀请的,我们就不需要操心了。你先把这些资料看一下,有几个也是你F大的校友,相信到时候,你会比较容易和他们沟通的。等旅游公司确定下来后,我们再商量邀请这些人的事情吧。”短短一个小时,我和郑颖就商定完毕,这样的效率,让我们彼此都很满意。何以为家

何以为家

何以为家

我颓然地盖起琴盖,眼光转向另外两扇紧闭的房门。我发了会呆,终究还是用钥匙打开了卧室房门,按下灯光的开关,入目所见,景物依旧。衣柜上贴着的大头贴,两个人依旧傻傻地甜笑着,全然不知人事全非的酸楚。床头柜上的粉色玫瑰,无风枯萎,强留着一抹红,等待着明日的晨光。床头柜上,还有个瓶子,我拿起一看,瓶子上写着“维生素复合片”,便又顺手放下,转身出屋。当我打开书房的门,再次看到熟悉的景物时,我一开始在客厅所感到的震惊,也已变成了淡淡的惆怅,只是坐在椅子上,用手轻轻抚摸着书桌的木质纹理,慢慢地怀想起以前的周末,贤之坐在书桌前,对着电脑奋力地工作,而我则半躺在一侧的长椅上,滋滋有味地看着小说,看到高兴时,就把手中的苹果,分给贤之咬一口;看得难过时,就跑去对贤之捣乱,胡搅蛮缠一番,惹地他没好气地瞪着我,却又每次在我的撒娇下,说不出责备的重话,只能把我搂住,揉乱我的短发,再狠狠地吻我。我一怔,“池华学的是国际金融,他最想进的是投行,当年不也进了高盛做管理培训生嘛?应该会发展很好的呀,怎么会换到不相关的旅游业呢?”我下意识的摸摸我的随身小包,池华给我的名片在静静地躺在里面,而我却还没去仔细看它一眼。“不是很清楚他转行的原因,当年他在高盛表现很好,公司很快就派他去美国受训半年,回国后就直接可以让他做部门经理了,可是,他从美国回来后,却拒绝了公司的升迁,主动提出辞职,然后就搞起旅游业,凭着他的经济头脑,和长袖善舞的公关能力,他的公司很快就闯出了名堂,他本人也是上海能人了,什么杰出青年啦,名衔一堆,上半年,他的公司还上市了,搞得风生水起的。”何以为家只一眼,停了一秒的雨,在我的心中,又开始落下。眼前的贤之,脸色苍白,眼神落寞,孤寂地站在大雨中,任瓢泼的大雨,肆意地打在他的身上,湿透了他身上的衣服,乌黑的头发也被雨水冲刷得贴在了额头。而他的左手却坚持地为我撑着伞,挡住那暴肆的骤雨。在我的眸光,投入他的眼中之际,贤之那紧抿的唇角,竟漾出一个笑容,眼神也泛起几丝温柔,语气轻柔地说,“薇薇,你身体不好,别淋雨,小心着凉……”一如三年前,每个下雨天,他都会这样地说着,这样地温柔叮咛我。仿佛,我和他,从未走失过三年的离别岁月。我的身子僵直,心中又痛又恨。我很用力,才强抑住自己翻山倒海般的情绪。圆钝的指甲,原来也是可以深深地扎进手心里的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