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我家那小子

  风轻轻地从我的发梢吹过。身体后仰,感觉风在脖子上翻滚……突然想起七岁那年那个男人脑浆飞溅,赶忙坐起来跳下栏杆。  “什么?你不知道你自己在哪?你问下你旁边的人,我马上来接你。”  “老大!你不会真是基督教教徒吧?”我家那小子  

我家那小子

我家那小子​‍

  我退出游戏,开始放王菲的歌。“我就说你有事求我吧!说吧!什么事?”  从那以后我对学校有了恐惧症,下次去它说不定让我填个八十张表什么的,可该交的东西是一定要交的,进而想到被遗忘已久的中国邮政事业。那些特意在信封上写有“谢谢邮递员!”、“风吹日晒邮递员最帅!”……的信会掉的照掉不误,不知是夸奖听多了还是欲扬前未先抑,我操笔在信封空白处写到:内置游魂,欲速赶去投胎,若误行程,它定“伴随”你终生,拜托了!真可谓是软硬兼施,为了确保安全寄到我还是把它加成了挂号信,结果发现我浪费了一点国家资源——圆珠笔油。  “不会想我?”  我终于开始了一心写作、一心教画的生活,我亦是喜欢这样的,淡定而充实。特地抽空单独给囡上课。想送给她一些多年来收藏的关于莫奈的资料。我家那小子  “听说他现在变乖了,不抽烟了。”

我家那小子

我家那小子

  “管它的,只要能产生幻觉,他就得死。”我冷冷一笑,一脸的淡漠。我家那小子

编辑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