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绝杀慕尼黑

  父亲一听这话,气得瞪大眼睛看了看我,忍了又忍,最后还是把我打了一顿。那次,他叫我站了四个小时,写了一千字的书面检讨。我改了三次,读了四次才通过。  从那以后,我暗暗发誓,不再跟父母作对。我被他们彻底制服了。我变得乖巧听话,只知道学习,父母说什么我听什么。直到上了大学以后,我仍给大家这样一个好印象。  按父母意愿,我学的专业是英语。他们说,未来的军事需要懂英语的人材。  我的钢琴过了八级以后就不再学了,之后也没再见到宣儿老师。但我心里始终记着她。她弹琴的样子,唱歌的表情,以及走路的姿势,经常在我眼前浮现。  我常常幻想自己就是宣儿老师。到了晚上,我就情不自禁地穿上宣儿老师那样的服装,那样的高跟鞋去酒吧里听歌。后来,我觉得这样不过隐,就干脆去酒吧当歌女。  每天晚上,我在三四个场子之间跑来跑去,总是弄到后半夜二三点钟。我累极了,想结束这一切,又无力摆脱。在酒吧,我遇到不少追求我的人。  第一个追求者是一名外国男子。他叫约翰,是一个英国人,三十几岁,不太爱说话,喜欢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地喝啤酒。  我唱歌的酒吧当中有一个叫大地的,去那儿的人特多,而且观众非常热情。我一走上去,人们就会向我吹口哨,打响指。往往我刚开口唱第一句,他们就会报以热烈掌声。  每一位客人的心情似乎总是那么好。相比之下,约翰就显得很安静。他经常微笑着看着我,或者举起杯子冲我来个干杯的动作。  一次,当我正在用英文演唱一首歌时,约翰走到我跟前,用英语对我说,他喜欢我。从那以后,只要我去大地,准会收到约翰送给我的玫瑰花。  这种情形大约持续了半个多月左右,之后,约翰开始约我。只要我晚上没有演出,就会跟约翰在一起。我的英语口语之所以进步飞速,跟这点有直接关系。  我们最初的约会地点是在外边,咖啡厅,酒吧,剧院。我还带约翰看过东北的二人转。约翰汉语很好,连一些地方方言他都可以听得懂。他喜欢唐装,尤其对唱二人转的小伙子穿的绸缎衣服感兴趣。  剧院的演员都特能逗,说的话以及讲的那些笑话,总会把观众逗得哈哈大笑。约翰也多半跟着笑。周围的人都奇怪这个老外怎么连东北方言都听得懂。  在跟约翰频繁接触中,我发现他是个非常绅士的男人。在我印象中,外国人都很开放,爱对女孩子动手动脚。但约翰不是这样的人。  我们在一起那么久,他连我的手都没拉一下。正因为如此,我才肯接受他做我的朋友。一次,我们在喝咖啡的时候,约翰告诉我,他想家了,想他的老婆孩子。  他第一次跟我讲起他的家人,还从兜里拿出全家福照片给我看。照片中,他们一家三口人互相拥着站在一个牧场里,笑得很开心的样子。他的妻子是个漂亮的女人,儿子也很英俊。  看得出,他们生活得很幸福。约翰告诉我,他很爱妻子。妻子是英国一家大报的一名资深记者,平时工作很忙。但只要有时间,全家人就去父母的牧场那里。  约翰说,他来天都已经一年多了,还要在这里呆上大半年才能返回英国。说完这些,约翰就定定地看着我,他问我,在这段时间里,是否可以做他的女朋友。我说我不知道。  当时我心里真的很矛盾。我喜欢约翰,愿意做他的女友,可他还要回英国去,又有老婆孩子。最后,我还是很理智地拒绝了约翰。  约翰始终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。我没跟他提起过我的成长历程。我想,以他的出身及生活背景,他是不可能理解我的。和约翰相处的这段时间,是我最开心、最快乐的日子。我们在一起没有任何利害关系,相互之间是平等的。这跟我的第二个男友不同。绝杀慕尼黑  好像他刚才求我、又那么急切来这的目的,只是为了让我跟他在宾馆看一次电视。十几分钟过去了,他仍没有具体行动。我有点不悦,情不自禁地想起跟我那个亲爱的他在长沙宾馆的情景。  我们一进去,还没等把门锁好,他便像恶虎扑食一样,一把将我摔到床上,而我的激情也被他这一粗暴举动在瞬间点燃。

绝杀慕尼黑

绝杀慕尼黑​‍

第十四章:那山依旧很幽静(6)  我高兴地随着乐曲一起大声唱了起来,正在我唱得起劲时,父亲走了进来。他立刻把音箱关了,扳着面孔对我说,这是靡靡之音,军人家庭不允许听这首歌。  我气晕了,马上反驳父亲说,难道军人就不是人了吗,军人家庭就应该是死气沉沉的僵尸味吗。  我问苏小蒙:“你和你老公两地分居几年了?一直是你自己带孩子吗?”  苏小蒙叹息一声,轻声说:“我对杭州有很深的情结。实际上,我没结婚。而且,我的孩子还没出生,我找不到孩子的父亲。”  我大惊失色,怔怔看着她——找不到孩子的父亲?我听错了吧?我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……说什么?”  “当时我喝多了酒,跟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有了那种事。结果,我怀了孕,可现在却找不到跟我亲密接触的那个人。就这么简单!”  我惊讶地说: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  “小朔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不可能的。”苏小蒙凄惨地一笑,“想听听我的故事吗?”  “想。”我真诚地说,“希望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。”  苏小蒙的声音淡淡的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。  二  三四个月前,我的好朋友紫珏,在网上约了一些网友,算我在内,一共有二十人。我们从四面八方来到杭州,在西子湖畔,大家开心地聚在一起,赏景、喝酒、聊天。  当初,紫珏举办这个聚会的本意也只是赏景、喝酒、聊天。由于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面,所以,刚开始时有一些拘束。可是喝到后来就变了,要不怎么说“酒是色媒人”呢。  有一个叫“地平线”的男人,提议玩一种猜谜游戏,猜对的人,可以向任何人提出问题;反过来,没猜对的人,回答别人提出的问题。无论如何,回答问题必须发誓说真话。而且,所有的问题不许重复。  游戏开始。地平线猜对了第一个谜语。他首先向我提出了这样的问题:第一次跟男人上床是什么时候?这个男人是干嘛的?现在是否有联系?  地平线问完之后,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。我非常难为情,可我已经发过誓要说真话了,我不能撒谎。所以,我只好小声说,我的第一次是在十九岁。那个人是做生意的。现在没有任何联系。  大家认为我很前卫,但对我的回答不过隐,要求我说得再细一些,让我说出当时用的是哪种方式。我说,时间太久,更多的细节已经记不得了。  就这样,我勉强过了这一关。接下来,有人问一个叫寂寞的男人:最近的一次性经历是在什么时候?回答是三小时以前。  秩序立刻大乱。大家激动得直拍桌子、吹口哨。因为这个时间刚好是在我们聚会之前。当寂寞被问道对方是谁的时候,他不肯说出来。  地平线严肃地提醒寂寞,他是发过誓的。寂寞被逼无奈,只好说对方就坐在他身边。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已是满脸通红。  这两个问题之后,气氛渐渐活跃起来。无论是提问还是回答,都变得大大方方、像聊家常一样随意。游戏仍在继续,五个人的问答依次是这样的:  (一)  问:你有过意淫吗?  答:有过。  问:意淫对象是谁?  答:我姐夫。  问:原因是什么?  答:他自己说有过好多女人,最小的十六岁,最大的四十五岁。  问:跟你姐夫有过事实吗?  答:很遗憾没有!  (二)  问:你对自己的性生活最满意的是哪一次?  答:十八岁生日那次。  问:对象是谁?  答:我姐的女友。  问:那是你的第一次吗?  答:是。所以是最难忘的。  问:请具体描绘一下。  答:那个女人比我大九岁,是个模特,不是很漂亮,但身材很好,身体素质高。她很有耐心地教会我如何变成真正的男人。  (三)  问:每天你什么时间最有激情?绝杀慕尼黑  一  在怡心走的那天下午,我也离开黄山,没有去西藏,而是返回家中。家里依旧到处是阿俊的影子,无论我做什么,好像总能听到阿俊的声音。我常常把房门打开,找了半天之后,再失望地把门关上。

绝杀慕尼黑

绝杀慕尼黑

绝杀慕尼黑

编辑:
返回顶部